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70歲??詿汗饃閿笆遙旱蹦瓴噬湛渴止ば?一寸黑白照5角錢

>>點擊圖片查看專題<<

  【編者按】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70年,或許在漫漫歷史長河里只是彈指一瞬,但神州大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城鄉面貌煥然一新,人民生活日益美好。為此,南海網推出新中國成立70周年特別策劃——開設“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專欄,廣泛征集70張老照片、70個動人故事,通過光影世界的“時光機”,回首70年間神州大地的滄桑巨變,講述普通百姓的家國情故事。                       

位于??誚夥哦返拇汗饃閿笆?。 南海網記者陳望 攝

  在??誚夥哦?,有一家“春光攝影室”,它已經70歲了,承載著一代又一代人的回憶,也見證了??謖庾鞘械謀淝ǚ⒄?。在這里,你能看到一張張泛黃的老照片,刻錄著昔日老??諶說墓適?,將你瞬間帶回舊時歲月。我的父母親曾經是這家照相館的主人,如今傳到我的手中,我還會繼續將它好好地經營下去。

位于??誚夥哦返拇汗饃閿笆?。 南海網記者陳望 攝

  春光攝影室建立之初是一家國營照相館,歸屬??謔蟹窆?。我的母親周瑞梅當年就是在這里做修相師,為了工作家庭兩不誤,我小時候母親經常帶我到照相館里玩,我就坐在店里的小凳子上看小人書等母親下班。我記得,當時有四五個修相師修相的時候都坐一排一起工作。

  以前還沒有彩色底片時,彩色照全靠手工著色,都是師傅們用毛筆一點一點上的水彩。我的母親就是一個著色功底深厚的老師傅,自1973年被分配到照相館起,一干就是45年。

春光攝影室墻上一張老照片,一個美女黑白照。南海網記者陳望翻拍

  以前照相館只有黑白相片,黑白相照出來,先通過沖洗,然后修相師從那個底片上修,洗相出來還要修,上好色后再修復瑕疵。以前拍照片是件苦差,尤其是在暗房洗照片,10平方米的暗房,藥水味很濃,底片不能見光,屋子必須是封閉的。經常一待就是4個小時,夏天即便裝了電風扇都不管用。

  20世紀80年代,??謔蟹窆靖鬧坪?,我的父親鄧其進和母親周瑞梅將照相館盤下,從公司員工到“掌柜”,這么多年來,他們一直精心經營這家店,可以說這家照相館就是他們的畢生心血。

1982年,鄧巍一家在春光攝影室拍的全家福。鄧巍供圖

2006年,鄧巍一家在??諭蚵淘芭牡娜腋?。鄧巍供圖

  父親年輕的時候便在照相館當學徒,學習攝影、鉛墨、人像放大等技藝。盤下這家店后,父親就是店里專職攝影師。父親告訴我,當時拍照一張就是一張,不是隨便照,傳統技術反而對拍照要求更高一點,當時的膠片拍出來后,是不能修改的。

  1988年,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那一年,來我們照相館拍身份證照的人,從店里排到路上。在我的腦海中,當年照相館的繁華還依稀可見。

  我們照相館開始主要是以拍身份證照為主,當時一寸黑白照5角錢,2寸黑白照9角錢。90年代開始,婚紗照開始流行。我媽還特意去廣州買了好幾套婚紗服回來,當時一套婚紗大概要200元左右,在我們店拍攝婚紗照是100元至300元不等。

90年代,一對情侶在春光攝影室拍的婚紗照。 南海網記者陳望翻拍

  2004年,照相館面臨著一次大考驗。因為當時面臨著全國要更換第二代身份證,第一代身份證全部都是黑白照片,要求是數碼相片。隨著新型攝影器材的不斷涌入,很多老照相館逐漸沒落。我看到父母對這些新鮮事物很難接受,但是又對這家老照相館戀戀不舍,為了幫助父母留住這家老照相館,我大學畢業后就回來幫父母打理。

鄧巍4歲的時候在春光攝影室拍的個人照。鄧巍供圖

  我從小就愛好攝影,大學的時候,學的又是計算機專業,我很快就熟練掌握了數碼相機的拍攝技巧和電腦修圖軟件。2004年底,我剛來照相館的時候,還是用老式黑白膠片相機拍照。我父親告訴我,當時的第一代身份證人像采集,用的就是這臺黑白膠片相機拍攝的黑白一英寸照片。

  多年來,這個“老古董”一直擺放在照相館的角落里。前年,有人到店里想買下,雖然現在沒什么用途了,但母親也沒舍得賣給別人。

春光攝影室內的老式黑白膠片相機。南海網記者陳望 攝

  如今,照相館雖然傳到我手中,但父母沒事總會到店里幫忙。平日里會有一些老顧客光臨,他們有的是來照證件照,有的則帶著舊照片來翻新,我的父母也會幫著照相和上色。

舊照翻新 鄧巍供圖

  隨著婚紗影樓的出現,很多人叫我把店里裝修一下,把它裝扮新一點、漂亮一點。但我想這樣裝修之后,就沒有它的味道了,大家到這里就找不到回憶。所以我們不想改變店里風格,也不愿意賣掉舊物,擔心變了老街坊就找不到這家店。

  一張老照片,往往承載著珍貴的回憶和故事,在我們一家人心中,這個照相館是個不一樣的存在。而在很多老街坊的心中,這里也承載了他們的舊時光。直到現在,每年除夕和大年初一,老街坊們都要到照相館拍張全家福。

2006年,市民在春光攝影室拍的全家福。鄧巍供圖

  現在,仍有客人來我們這家照相館拍證件照,翻新、修復舊照,這家記錄了無數??詡彝ス睦獻趾耪障喙?,我們會堅持一直做下去。

  講述人:鄧?。ê?詿汗饃閿笆業曛鰨?/p>

  講述時間:2019年10月8日

附投稿方式:

  一、微信投稿

  關注南海網官方微信(hinews0898),帶上關鍵字“70周年老照片”將您的“老照片+照片簡介+聯系方式+名字”通過微信私信給我們,即可參與。

  二、郵箱投稿

  將您的“老照片+照片簡介”發送至活動官方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郵件命名方式為“投稿+名字+電話”。

  三、南海網客戶端投稿

  下載并打開南海網客戶端,點擊右上角,進入留言反饋頁面寫下您的照片簡介以及“名字+電話”,并將照片上傳給我們,提交后即可成功投稿。

  新聞多一點>>>

  新中國成立70周年特別策劃 | 南海網推出“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專欄 征集你的獨家記憶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一對九旬老華僑的家國情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那些年,我畫電影海報的激情歲月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他鏡頭里的??誚裎舳員?,你能看出變化嗎?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蔡葩:??諂锫ダ轄?,滄海百年的文化傳承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海南“燈癡”老人的“癡心壯志”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一把酸枝算盤開啟我40余年的銀行生涯 幸與海南產業共成長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1977年冬季里的高考 一段揮之不去的特殊記憶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海航第一代廣播員:那時不僅要用普通話和英文,還要用海南話廣播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那年初到海師:?;頗嘈扌5撈艫埔茍?/span>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紀實攝影家黃一鳴 故鄉海南的忠實記錄者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54歲儋州鄉村教師黃奕尚:教育的進步是社會最大的進步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外教艾迪·米爾斯:在海南工作26年,推薦近百名外國專家來瓊,我感覺非常驕傲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海南省民族博物館館長李華權:我與博物館不得不說的緣分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海文大橋的建設者們:今年中秋,你們也在遙望家鄉的天空嗎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67歲攝影師吳文生:執著創作41載,用鏡頭定格時代的美好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阿見:與美好新海南共同成長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放射科醫生黃華芳:曾用30多種化學原料自制醫用X光膠片 同行都驚呆了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詒鹺S媧灞瀋?ldquo;城市RBD”,這段玉沙往事你聽過嗎?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轉業軍人何輝:我與五指山市革命根據地紀念園共成長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三亞市民游必生:面朝天涯海角吃“旅游飯” 背著相機初心依舊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儋州調聲傳承人唐寶山:盼調聲唱入課堂唱上春晚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海南機場建設者邱宏富:精心呵護全省多個機場“茁壯成長”,深感榮幸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我的父親劉松泉:為了那片橡膠林 他在海南奮斗貢獻了一生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許燦:30年前為海南省首部電視劇《天涯麗人》拍劇照 回憶往事歷歷在目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我的父親林德光:解決了生物統計世界難題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九旬“最美奮斗者”鄭學勤:為采集野生橡膠新種質,我曾在亞馬孫熱帶雨林“原始生活”兩個月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物管工作者劉志國:“闖海”20年,我實現了上島之初心中那個五彩斑斕的“海南夢”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鄭一心:“凡是熱作處,必有寶島人” 我見證了茅草房里誕生的大學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景柱:三次參加國慶大典,這是莫大的榮譽和鞭策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張籍香:改革創新,“香飲所”創辦興隆熱帶植物園

  70年70張照片70個故事 | 德國媒體人芒德:三亞30年巨變 是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縮影

波斯波利斯地理位置版權聲明:
以上內容由波斯波利斯地理位置原創生產,未經書面許可,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對上述內容的任何部分進行使用、復制、修改、抄錄、傳播或與其它產品捆綁使用、銷售。如需轉載,請與南海網聯系授權,凡侵犯本公司版權等知識產權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責任編輯:鄧麗

原創報道

精彩海南 新聞早知道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謔薪鹋搪?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